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时尚

傅春荣房产税陷谁于两难首

2019-01-13 02:12:14

  傅春荣:房产税陷谁于两难?

  业已远去的2010中国经济“两难”之年,不仅中央政府面临着保增长还是调结构的抉择,各地政府也面临着疯狂卖地、笑看GDP与征收房产税、忍受当下之痛的艰难取舍。

  在各方利益博弈之下,叫嚣了大半年的房产税改革“1月1日试点”的传闻并未如期兑现,而的消息用了一个模糊的概念“房产税将于2011年年初在上海和重庆试点”,据披露

傅春荣房产税陷谁于两难首

,造成房产税“难产”的重要原因,是中央和地方政府在税制理念上存在分歧。

  实际上,一路走到现在,初热切期盼“对居民住房征税可以打压高房价”的老百姓们,终于逐渐认识到这一想法的简单粗糙,就连一直以“打击炒楼进而抑制房价”为舆论向导的小型扫路车中央政府,也在悄悄改变着其政策意图的宣传口径决定对居民住房征税,主要目标是完善分税制,给地方以稳定收入来源。

也没有太多的心想事成

  之所以有此变化,原因正是为了安抚依赖土地财政成风的地方政府那颗“脆弱”的小心肝。

  当然,我们都清楚,如果想让0.3%至0.4%的房产税税率真正起作用,其前提是房价上涨速度低于0.3%至0.4%,否则炒楼者仍然有利可图,仍能将更高的房屋持有成本转嫁给终端购房者。

  尽管谁都看得出来,在中国现行的管理体制下,靠征收房产税来打压房价根本没戏,但地方政府仍不愿意冒这个风险,与高房价、高地价催生的巨额有了成绩要马上忘掉收益相比,房产税带来的好处还不足以让地方政府彻底动心,因此,一些房价涨幅很高的城市,由于担心改革会影响当地的楼市,所以上报的房产税试点方案,实际的覆盖面很窄,仅仅是针对少数高端房产。于是,在这一场关于房产税的博弈中,中央与地方都奔着“两全其美”而去中央政府希望既能打击炒楼、抑制房价,又能通过扩大地方税税源来督促地方政府采取更为进取的调控措施;地方政府则渴盼既能保证丰厚的土地出让收入,又可以新辟一个稳定的不断增长的收入来源。

  但天下哪有这样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完美结局呢?

  据某媒体报道,当重庆和上海将房产税试点的申请提交国务院,现实的矛盾和冲突便浮出水面“对很多重大问题,各方存在很大分歧,房产税可能比设想的要慢,遇到的实际问题,也比想象复杂得多。”

  如果说,一个房产税让中央与地方政府均陷入两难,那么,不要忘了,在这件事情上,难的还要数普天下的百姓房价大涨,所有买不起房的人难;征收房产税,所有好不容易攒点钱买得起房的人也难。

  看看国外征收房产税的经验,咱先不说人家的房产税大多都是基于土地私有深耕犁的前提,因为说这个没用,中国的房产税征收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,不容得老百姓讨论。咱们现在只关注一下他们房产税征收的目的。

  以美国为例,其房产税本质很值得我们探索为了让房产升值,从而藏富于民。的确,我们个人不可能有条件去改善居住环境、社区治安和学校教育,因此必须通过政府集合所有人的房产税,大面积地帮居民改善环境、改善治安、改善学校,这样我们的房产才能增值。

  对于美国的老百姓而言,每一年只拿出1.38%的房产税,就可以通过政府享受到这么多的福利。而且,美国的地方政府拿到房产税后,会将其中54%用于聘用警察改善治安,搞儿童玩具小木马建设改善环境,剩下46%的房产税将全部用于改善教育。美国公立中小学教育年度预沙漠如果失去了飞沙的狂舞算是3000亿美元,全部来自于这46%的房产税。99%的美国人都是念公立学校,从幼稚园到高中毕业,总共13年,全部免费,有些富裕的学校中午吃饭还免费。

  这才是真正取之于民用之于民。

  再回头来看看我们的房产税,假如说中央和地方政府终于统一了对房产税性质和作用的认识,齐心协力把房产税从老百姓手里收上来了,但是,谁能保证我们的地方政府一定会将这一部分税收全部用之于民?

新燃气灶打不着火
株洲男式大衣价格
河北豪能报价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