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育儿

华为荣耀刘江峰小米想做封闭系统我们更开放

2019年05月15日 栏目:育儿

[摘要]我们有通知他们谈一下,你用我的东西,起码要说声谢谢吧。我们没给小米发律师函,中兴发了。近日,在全球移动互联大会硅谷站(GMIC

[摘要]我们有通知他们谈一下,你用我的东西,起码要说声谢谢吧。

我们没给小米发律师函,中兴发了。近日,在全球移动互联大会硅谷站(GMIC SV 2014)上,华为荣耀业务部总裁刘江峰首次公开回应此前的小米律师函传言。

两周前有消息称,华为、中兴向小米等厂商发出律师函,称其侵犯了己方WCDMA专利。此次会议上,刘江峰对这1消息进行了否认,不过他随即表示:我们有通知他们(小米)谈一下,你用我的东西,起码要说声谢谢吧。

刘江峰的回答从侧面印证了国内厂商愈发激烈的业务竞争,目前已经发展到用专利来阻击对手。但是刘江峰对专利维权并不抱希望,他说在国外专利是个有力的武器,但中国永远不会。

的确,国内环境远比外界复杂,不断变化的智能市场就是一个明证。与众多转型中的厂商一样,过去几年,华为也在快速地调剂业务来适应市场需求。

今年刚成立的光荣部门就是业务调整的典型。光荣之前是单纯的产品型号,后来演变为独立品牌,再后来进化为更大的公司部门,发展到要用互联的方式去包装产品、生态等各个环节。做生意的根基不一样了,这是的变化。

目前来看,转变还算顺利。过去华为依赖硬件销售,现在已开始收获长线效益。目前华为利润中有30%来自后端,运用商店每天可以获得3500万次下载。

然而华为其实不打算学习小米模式,刘江峰说,小米的基因就是互联基因,但华为并不想成为互联公司。在他看来,华为仍将专注产品,与产品相关的互联等服务会转交给合作伙伴。

小米想做一个封闭的系统,而我们想做一个开放的生态系统。这是的区别。

但竞争仍在继续。随着用户整体消费水平的提升,品牌在三、四线城市的渗透也将愈来愈深,这意味着战线被进一步拉长。刘江峰说,他在乡镇探访时发现三、四线城市的消费水平也在快速提升,过去售价低廉的山寨开始遇冷,具有质量和体验优势的品牌受到追捧,未来年,中国智能市场应当就只有三到四家。

国外市场也在剧烈变化。此前表现出色的三星在今年开始触及天花板,年初被寄与厚望的Galaxy S5表现不佳,上市3个月后仅卖出1200万台,比预期低了40%。三星10月底公布的第三季度财报显示,公司净利润为40亿美元,与去年同期相比,几乎惨遭腰斩。

三星产品的整合能力很强,但意识还停留在过去。刘江峰说。他认为,三星的问题在于尚未意识到已经成为移动互联的核心平台,他们不清楚产品卖给哪些人,不了解用户的需求,更不知道用户消费心理每一年都在变化。

除三星,苹果的创新难度也在不断变大。刘江峰说,iPhone 6发布后,用户积存多年的大屏需求得到全面满足,这给iPhone 7带来了巨大挑战。尽管苹果今年还推出了智能手表,但刘江峰并不认为它能解决问题。苹果手表的问题在于它并非刚性需求,还远未达到让众多消费者去接受它的程度,当产品没法满足用户需求时,发展瓶颈也就到来了。

然而问题是,任何制造商都会遇到这样的难题,华为也是如此。刘江峰承认,华为也会有这一天,因此公司目前正在进行大量技术布局。他们希望未来能通过技术为产品注入更多活力,避免让下滑悲剧在自己身上发生。

以下为刘江峰访谈实录:

华为与荣耀的变化 成为强渠道

问:从你接受这块和你之前相比,你觉得比较大的变化是哪些方面?

刘江峰:我去年已开始做华为荣耀的工作了,荣耀部门是今年初正式成立的,是公司的变化。对华为来讲,很多东西都没干过,都是摸索。

问:荣耀不是一个新的品牌?

刘江峰:荣耀以前是个产品型号,包括到去年12月16号发布的光荣系列,还是作为一个产品型号发布的。过了一个月,我们就马上成立了这个部门。前后主要的区分是从之前卖走向移动互联的经营,做生态链,做全部基于移动互联的服务。卖出去才是开始。之前卖出去,就别找我,现在我希望你更多地跟我联系。做生意的根基就不一样了,这是的变化。商业模式完全变了。

问:未来如果从这个角度讲,为了赚钱,渐渐的还有第二步?

刘江峰:对,现在我们的利润中,有30%都是后端来的。

问:就是后面买了再消费的?

刘江峰:对。

问:那主要消费的是什么呢?是app还是分成?

刘江峰:比如说应用市场,有的时候是2三十块钱。

问:实际上是一款强渠道。

刘江峰:对,今年荣耀小两千万,明年四千万用户。强渠道对任何产品而言都是见效的,包括电影、游戏、app。

问:所以如果按照这个思路下去,其实未来中国在分发市场,厂商可能会占有很重要的地位?

刘江峰:那一定的。所以为什么现在BAT都要准备做。做智能硬件也好,叫什么也好,一样的。

问:原来讲应用市场,比如91这类,现在的分发还是挺强的?

刘江峰:很强。百度所有的加一起应该是每天1..5个亿。但是你看我一个厂家,只在我自己的上,我现在一天3500万。

问:通过光荣的商店,一天3500万的下载?

刘江峰:对。因为现在华为+荣耀的都在我这儿。运用里面是一个门户,一个门户一天3500万,非常快的。

问:这个是一个很好的增值服务的来源吗?

刘江峰:我一年翻一番大概是很铁定的了。

华为和小米不一样 未来中国市场只有家

问:小米的垂直化模式、控制整个链条,对公司而言会是很大的威逼吗?

刘江峰:会是的威胁,一定是。现在小米的基因就是互联基因,而华为我并不想真正做成互联公司,因为这个文化的基因,各个方面都不一样。实际上我是要做的。的里面包括硬件,包括软件,包括体验,我一定要选的应用。这里面华为能做一部分,但是很多还是需要外面的

问:也就是说你其实不会再做更多的后续互联相干的业务?

刘江峰:对,比如游戏。小米想做成一个封闭的系统,我是想做一个开放的生态系统。这是的区分。

问:因为今年中国的国产品牌,从去年到今年,这两年发展得非常快,包括三星的,也有往下走的态势。所以,未来这个中国市场的竞争格局,你觉得会是怎样的?大家PK什么呢?

刘江峰:我来美国之前,我刚刚去了中国的乡下,高邮、淮安,再往下的洪泽湖,之前山寨机市场现在基本都没了,即使到乡镇这一层,以前卖三四百块钱的安卓智能机,也没人买了。为何?因为现在像华为、小米,智能机虽然6七百,但质量和体验完全不是一个层面的,所以渐渐的他们都不买那些了。而且不差这两三百,消费水平已上来了。所以这个市场已被洗得差不多了。

还有一个小品牌,想做一千块上下的机器,我想在明年也会慢慢地洗得差不多。未来三到五年,我觉得中国市场上应该就是三家到四家。但是因为运营商的权势在,肯定会扶持一些。但是大的一定是这几家。这几家会控制硬件的入口。

问:其他就靠渠道了。

刘江峰:对。所以我们做成开放的,我们叫有朋友才有未来嘛。就是这个意思。

问:但即使要做运用商店,是不是跟原来的人才结构有很大的变化?

刘江峰:很大的变化。做这块,对我们公司来说,原来是完全不可接受的。所以我们其实是在趟条路。

问:也会进来很多从互联行业来的人?

刘江峰:但是我们现在正比的薪酬架构、文化,整体的管制思路都是完全不一样的。荣耀做一年做到现在,公司给了我们很大的宽容,这也说明公司本身在很多方面也在渐渐地转变。

问:举个例子,哪些是比较大的变化?

刘江峰:之前就是我把产品做好,就一定会卖得好。对用户确切是掏心掏肺。在B2B的用户里面是这样的。到了华为品牌这个机器的时候,我就是把产品做好,反正是通过运营商,不需要做太多的市场营销但现在到了光荣,你必须就要这么干了。我们是做十分,讲个七分八分。现在你做个一分两分,就要讲七分八分,乃至十分。但是我认为,归根到底,终究还是要靠产品和体验在市场上竞争。

华为有一句话,大胜靠德,小胜靠智,我们做的是长久生意。我觉得很多事情我们是有耐性的,我们相信消费者终也会认识到我们的产品。由于一样的产品,我们用心的程度,揣摩、质量都足够扎实。我这次到乡下去问,由于我们在乡下卖掉的机器,对乡镇市场里面卖的,它怕的是什么?就是出故障,出了故障之后服务很难搞。像我们华为出问题的故障,基本上是的,这样商店也愿意推这块。

市场日益饱和 竞争越来越剧烈

问:现在几家大的厂商大家都在讲用户,这个思路可能愈来愈相象了。所以未来的竞争可能还会更激烈。特别是市场开始饱和了。你觉得饱和了吗?

刘江峰:其实下半年整个市场就是下滑的。

问:所以你们这样的肉搏、血刃这种打法

刘江峰:没关系,狭路相逢勇者胜。华为历来不怕竞争。我们其实不希望把我们在系统设备中的竞争搬到消费品市场,消费品市场没必要弄得太猛。但对手太猛了,我们也没有选择。其实我们不希望杀敌一千,自损八百的。

问:其实整个行业都会比较

刘江峰:这样干的优点可能确实对份额增长有利,但缺点是不利于整个产业的健康发展。如果真的剩下两三家大的,对创新也好,对消费者也好,终究是不利的。

问:但现在已经基本走上这个态势了。

刘江峰:对,但这也是自然规律,江山代有人才出啊。

问:您觉得将来还有新的出来,让你们觉得很难受的?

刘江峰:一定的,消费品市场没有常态。我今年卖得好,不等于以后卖得好。我现在睡眠时间比之前少多了,因为你每天都得面对着全新的竞争,全新的开始。

问:你觉得用户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吗,特别是90后或者00后,他们对的看法、概念和需求有没有什么变化?

刘江峰:不同年纪的消费者一定有不同的需求,有的喜欢玩游戏,有的人就是打。这个市场足够大,足够每个市场获得自己的份额,关键是你想要哪部份用户。我觉得移动互联的改变是对消费者的教育。之前消费者很闭塞,现在消费者都知道了,你的就卖799、999,几个G的内存,清楚的很。这时候对每个厂家来讲,你必须得实打实地把产品做好。

你说90后,其实90后在移动互联上的活跃度确切是的,所以我们荣耀现在的群体,基本上还在二十多岁,而且一年我们整个PR和合作还在起步中,也需要外界多支持。

问:明年有什么大的目标吗?

刘江峰:我这个人不是目标导向制的,我觉得还是走好每一步,把品牌庇护好。我相信产品做好,品牌做好,用户自然会增长。我现在说不清楚明年会做多少,我们内部有个什么四千万,五十亿美金,但我觉得应该不止。我觉得市场我们需要学习的东西很多,比如营销、PR,自媒体。在年轻人群体里的传播,有很多东西需要学的。但这种东西,我觉得门坎不高,我们也在引进各种人材,自学能力也在不断更新和提升。

三星、苹果遭遇创新挑战

问:你怎样看三星现在的状态?

刘江峰:三星产品的整合能力还是很强的,但我觉得它还停留在过去产品的阶段。没有认识到已经变成移动互联的核心平台,它更重要的是要清楚卖给谁,用户有甚么需求。要知道,消费心理现在每一年都在变化。

问:这类变化特别快。前两年推出note的时候,它还做得挺成功的。

刘江峰:所以可以看到这个时代,每年的需求是不一样的。但我相信三星的技术实力,它不是一个小公司,我估计五到十年内,它仍然还会起来。

问:主要是整个产业链太强大了,各种元器件。

刘江峰:其实很多人说我们把小米作为对手,但我们知道我们跟他们不一样。我们真正的竞争对手是三星、苹果这样的。当我们获得消费者认可的时候,其他东西我觉得都可以开放合作,不一定什么钱都自己挣。你拥有用户,就拥有未来。

问:是。现在实际上苹果在中国这一步还走得很好。

刘江峰:但是到iPhone 6的下一代,我感觉对它的创新挑战愈来愈大了。消费者也跟以前不一样了。

问:其实今年看发布会,还是有点希望。

刘江峰:它的大屏已经是压了许多年的需求,在iPhone 6上爆发,那iPhone 7用甚么呢?产品的创新不足以让大家产生换机的冲动的时候,用户就会离开。你看iPhone 6,屏幕显示和相机并不好,它把好的放到plus上了,但是plus做得又大,也不太好看。对女孩子来说,那个太大了一点。

问:没有,很多女孩子喜欢,就是要大。

刘江峰:库克是个很精明的商人,不像乔布斯。

问:但是这个问题,国内厂商也会遇到,因为我们对硬件的设计能力或是产业链

刘江峰:我觉得苹果一代的创新远大于后面所有的创新。其实这个东西都是厚积薄发的。我觉得我们华为一定会有这一天的。因此我们在做大量的技术布局。

问:专利方面是否是中国厂商未来会有一些更激烈的竞争?

刘江峰:苹果和三星之间会有,国外肯定是。在中国市场,专利永远不会成为一个有利的武器。

问:我看近国内媒体在报,说你们和中兴给小米发律师函了?

刘江峰:我们没发,中兴发的。我们有通知谈一下,你用我的东西,起码要说声谢谢吧。

问:所以中国在这个事情上,不会形成壁垒性的东西?

刘江峰:我个人的想法。不会。

问:其实苹果和三星也是打了。

刘江峰:打,但都让律师挣钱了。

问:您怎么看苹果的Watch?

刘江峰:苹果的Watch做得不错,但我觉得还远远没有到让大众消费者去接受它的程度。

问:你觉得价格是个问题吗?

刘江峰:不但仅是价格,还有体验。

问:不知道是用来干吗的。

刘江峰:不是刚需。就跟谷歌(微博)眼镜一样。今年讲的百度、阿里的这些东西,都是玩具。当然,它们可以对公司的品牌有很大的帮助。

问:就是显示它在关心未来,股价提升。

刘江峰:大公司嘛。就是我们有个2012一样,每年要花十几亿、2十亿美金。

结束。

宫颈炎白带带血怎么办
白带多粘稠怎么办
盆腔炎小腹痛的危害